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Q会生活 >不吃棉花糖、懂得自制的孩子真会比较成功?

不吃棉花糖、懂得自制的孩子真会比较成功?

  • 2020-06-14
  • 569人已阅读

不吃棉花糖、懂得自制的孩子真会比较成功?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或许你听过棉花糖实验,但是身为成人或青少年,棉花糖恐怕不算啥诱惑了,不过如果是金钱、荣耀、高富帅/白富美、高热量食物、电动游戏……呢?我们能抗拒诱惑,是否只是心中真正想得到的东西还未出现,或者真是自己自制力真的特强?

广为人知的史丹佛棉花糖实验(Stanford Marshmallow Experiment),是1966年到1970年代早期,史丹佛大学心理学家沃尔特‧米歇尔在幼儿园进行的一系列关于自制力的心理学经典实验。心理学家召集六百多名四岁儿童进行了一场简单的实验。每位孩子在房间里独处十五分钟,面对桌上一颗棉花糖,如果研究人员回来时棉花糖还在桌上,这位孩子会多得到一块棉花糖作为奖励。然而若他们吃掉了棉花糖,实验就此结束,他们也拿不到多一块棉花糖。如果孩子没吃掉棉花糖,则会得到第二块。十五分钟的等待换得报酬率百分之百的投资,对四岁孩子来说是个很不错的交易。

不少小孩忍不住把棉花糖吃了,约有三分之一的小孩撑过了十五分钟,得到了第二块棉花糖的奖励。后续的追蹤研究发现,四岁时能忍着没吃第一块棉花糖的孩子,长大后学业表现较佳。他们与老师、同学、父母互动较好,收入也较高而且身体也较健康等等。

简单来说,棉花糖实验显示有自制力抗拒诱惑延迟满足的人,可能在事业和人生有比较好的成就。然而,如果无法忍着不吃棉花糖,是否就注定了未来一事无成?

有人天生自制力就较强,就像肌肉一样,有人天生肌肉发达。但自制力也能锻鍊,也像肌肉一样会痠痛疲惫,;如果自制力可能比智商更重要,那幺我们对下一代的教育,是否更该重视自制力养成?德国着名的神经科学家和科普作家阿希姆‧鲍尔(Joachim Bauer)的《棉花糖的诱惑:从脑神经科学看自制力》(Selbststeuerung: die Wiederentdeckung des freien Willens)谈的就是这个问题。

《棉花糖的诱惑》很有德式冷静的论证风格,不像花俏的英美科普书。阿希姆‧鲍尔第一章就从哲学、神经科学及心理学的角度抨击主张人没有自由意志的神经科学研究和主张。我在此专栏中介绍过这个主张,包括《我们真的有自由意志吗?:意识、抉择与背后的大脑科学》(Who’s in Charge? : Free Will and theScience of the Brain)和《我即我脑:从子宫孕育到阿兹海默症,大脑决定我是谁》(Wij Zijn Ons Brein),都有提到神经科学研究推翻了自由意志等等,证据是在我们的意识作出反应前的些微片刻,下意识(或称潜意识或无意识)就先有了决定。但是阿希姆‧鲍尔认为如此解读是个严重的误解,她主要论点是我们的精神活动中,有意识的相对之下仅是一小部分,但意识和潜意识并非单向沟通、而是互相渗透的,潜意识并非自由意志的敌人。

阿希姆‧鲍尔主张,真正的自由来自自制,这和千古以来哲人大德的主张一样。只要我们能够静下心来思考,比较不同状况中各个选项的利弊得失,继而做出选择,我们就拥有「自由意志」。他接着论证,人类天生就具有习得自制的能力,前额叶皮质里的神经网络是自制力的神经生物基础,两岁以前的教养,教导小孩不冲动行事,对妥善自制力的养成格外重要。自由意志也是教育问题,社会经验会影响大脑发育,下一代小孩的自制力教育,大人责无旁贷,如果大人都不可靠,那怎幺奢言要小孩自我节制?他强调,自制力并不违背人类的真实天性,长久以来都是我们的一大生物功能,使我们在满足立即需求与达成长期目标之间,取得健康的平衡。的确,人类相较其他灵长类亲戚最大的差异之一,就是人类较发达的前额叶皮质,让人类能够有理性决策的能力。

西方国家迈向成瘾社会,让阿希姆‧鲍尔感到担忧。他探讨了德国人的自我节制能力,认为无法抗拒菸酒和饮食习惯的诱惑,造就了一大批不健康的国民。他同时也批平现代媒体的过度使用,让小孩沉迷网路世界,逃避了真实世界中更多的乐趣。

能抵抗棉花糖诱惑的小孩,长大后也比较健康。阿希姆‧鲍尔主张,优良的医学不应仅止于提供患者药物、手术及疗程,而应帮助患者增强心理上的自制潜能,启动病患生理上的自癒能力;对于病人,他认为疾病的挑战促使我们重新探索人生,若能藉此强化自我力量的觉醒,就能化危机为转机,激发对抗阿兹海默症及癌症等重大疾病的潜能。

儘管自制力真的很重要,但《棉花糖的诱惑》的作者是德国人,东亚社会有许多状况和欧洲不同。东亚社会传统上极为强调的温良恭俭让,就是自制力的不同面向。我们的应试教育,除了考智商,不就是强迫小孩学习延后满足吗?在整个教育过程,要求小孩对抗游乐和两性交往的诱惑,强迫他们把满足延后十几廿年到出社会后,然后责备孩子没有社交和两性交往的能力。

另外,自制力应用到了极致,塑造的不是人,而是「超理性」的怪物,没有同理心,无法享受生活的乐趣。所有所作所为都不是为了乐趣,而全都是一样又一样的利害算计。这样的人,历史上不少,最近在台湾媒体很红的希特勒,就是个野心勃勃、自制力超强的人,他对人类造成的苦痛会太少吗?

要作为一个有同理心的人,中庸之道不是用自制力去抗拒排斥所有诱惑,而该适时适度地体验一下诱惑的乐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