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U彩生活 >不必追求完美,不必一直相信自己。只要相信自己可以一点一点变好

不必追求完美,不必一直相信自己。只要相信自己可以一点一点变好

  • 2020-06-14
  • 221人已阅读

不必追求完美,不必一直相信自己。只要相信自己可以一点一点变好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人生无常」四个字谁都会讲,可是真正能接受的人又有多少?佛说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怨憎会、忧悲恼苦,有谁能不集满全套?

古印度有一个老妇人的独子因病不幸过世。老妇人因爱子心切,便在儿子坟墓旁不断哭泣,佛陀经过告诉她,只要到一户从未死过人的家庭里,求得「不死火」,儿子就能死而复生,可是妇人走遍全城都没能遇到有未死过人的家,终于悟到生离死别是人生必经的,为往生者哀伤又有何益?

这个道理还算浅显,看他人的故事总是比较轻鬆的,但如果最心爱的人突然离世,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呢?那种突如其来的空虚和悲伤,就像一团骤然涌现蓦地吞噬心灵的迷雾,让人已分不清楚自己还有快乐,甚至过着平静生活的能力。

读着脸书营运长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拥抱B选项》(Option B: Facing Adversity, Building Resilience, and Finding Joy),心里想说还好自己没遇到这个情况,不过一转念想,不对啊,世界上任何人几乎都一定会遇到亲人的离世,只是很可能不知何年何月,所以才会是意外。

在我们的社会文化,谈论亲朋戚友可能的死亡,会被视作极为不吉利。人终将有一死,但没人想要去面对,但是我们正需要的是,我们要学会如何去面对。当已经陷入悲痛万分的忧伤时,其实就已经很难短时间内脱身,尤其对诸行无常没有真正的体悟的话。

雪柔.桑德伯格有众人嚮往的人生,完美的履历、令人羡慕的工作、亲爱的老公与孩子。她的畅销书《挺身而进》鼓舞了许多人,并且创办LeanIn.Org支持女性完成心愿。但两年前,桑德伯格的丈夫大维.高柏(Dave Goldberg)在墨西哥度假中,倒在健身房地板上意外骤逝,她的人生瞬时陷入不见底的痛苦,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走出如影随形的伤痛,更不知道如何让两个稚龄的孩子有快乐的人生。

丈夫过世两週后,桑德伯格正与朋友菲尔讨论该由谁去参加学校所举办那场需要父亲参加的亲子活动。「但我想要大维。」桑德伯格哭着说。菲尔拥着他说,「A选项已经不存在了,就从B选项开始吧!」

这就是这本书书名的来历,人生无法尽如人意,我们每个人都活在某种形式的B选项中,她主张即使完美选项不复存在,我们仍可以拥抱B选项,勇敢重新开始。

不只是失去亲爱的人,人生中各种逆境总是突然来到,工作受挫、失去情感⋯⋯不管是自己,还是身边所爱的亲友。我们真的无法选择是否要出现逆境,而是面对逆境和失去时,该怎幺办?无论能力有多强,遇到这种重大打击,不仅是痛不欲生而已,即使走出了悲伤能够回到家庭生活和职场工作中,还需要面对一大堆尴尬的状况,无论是小孩的教养还是同事的对待都有很多有待适应的。然而,悲伤和尴尬,都是正常的,否则就不是常人了。

桑德伯格最了不起之处,除了她积极用科学的方法寻求帮助,也体现在她勇于向大众分享她的心路历程,儘管必需一再曝露她内心的挣扎和脆弱之处,以及诸多私密的情感,其中也还需要面对酸民可能的无知攻击。

《拥抱B选项》结合了桑德伯格历经这一切的经验,以及他的好友、华顿商学院心理学教授亚当.格兰特(Adam Grant)对于如何从逆境复原的研究新发现。格兰特是《给予:华顿商学院最启发人心的一堂课》(Give and Take)和《反叛,改变世界的力量:华顿商学院最启发人心的一堂课2》(Originals: How Non-Conformists Move the World)的作者,和桑德伯格一家本来就是好友,悲剧发生后他搭机飞往加州参加葬礼,并应用科学的方法给予桑德伯格心理上的支持。

《拥抱B选项》书写她如何走出丧夫的伤痛,重新发现幸福的历程,也收录了来自各领域许多人克服逆境的故事,包括面临病痛、失业、性侵、暴力、天灾与战争暴行等重大失落,看他们如何重写人生,展现人性的坚强。

正向心理学之父马丁.塞利格曼(Martin E. P. Seligman)指出,克服悲伤情绪,要解心理上的三P问题:一、把问题个人化(personalization),认为是自己的错;二、普遍性(pervasiveness),认为生活各个层面都会受到影响;三、(permanence),认为事情造成的冲击将永久持续。所以要能不自责,认识到受到的打击不是全面性的,而且悲伤不会永远存在。

悲伤的人是会感觉到伤痛似乎将永无止境。儘管悲剧肯定改变了生活,并且在某些方面,失去的将永远不复得,但是悲伤的强度一定会随着时间而改变和减轻。人生无常,伤痛也无常,如果我们能够帮助悲伤的人体认到悲伤本身也会改变,那幺对悲伤的恐惧就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我们可以帮助他们看到生命不仅会继续找到出路,而且会在某个时候再度好转。

悲伤不仅是伤痛的人必须面对的,也是周遭的亲朋戚友要面对的。我承认大部分时候,遇到有亲人过世或罹患重大疾病的朋友,自己不知道是否会在伤口上洒盐,所以反而特意迴避一些问题,但这往往让气氛变得更僵,然后乾脆就逃避。桑德伯格告诉我们,我们不该再对房间里的大象视而不见,应该要把牠踢出房外。

桑德伯格通常是非常开放的,与她在脸书的同事有很多交流,但她回到工作岗位后,却没有提到她丈夫的死。 因为她没有提到他,所以她和同事之间的情感距离反而拉大了,她的失落感和孤独感加剧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幺。忽视房间里的大象,桑德伯格变得非常孤立。

她在三十天的传统犹太人的哀悼期之后在脸书发了动态,并且开始与不知道如何提出关于她丈夫死亡问题的朋友和同事发起了对话。《拥抱B选项》告诉我们,但大量的心理学证据表明,谈论创伤事件可以改善身心健康,帮助人们了解自己的情绪,并且被别人理解。把悲伤留给自己固然浪漫,但当你对你在乎的人开放心胸时,他们很可能会和你一同处理你的问题,并在过程中支持你。

在悲痛时,人们常常希望自己能够赶快好转和恢复,可是发现自己还在悲伤中,却又会更沮丧。桑德伯格用她自己的人生经验告诉我们,我们不必追求完美,我们不必一直相信自己。我们只要相信自己可以一点一点地变好。

为了帮助桑德伯格重建自信,格兰特建议她每天写下她做得很好的三件事。在睡觉前的几乎每个晚上,桑德伯格做了六个月的清单。心理学家发现,计算我们做出的贡献能激励我们的自信,这是因为这样提醒我们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桑德伯格现在鼓励她的朋友和同事们写下他们做得很好的事情,她表示尝试过的人都希望他们早就能够这样做。

许多悲伤的人会遭受倖存者的懊悔,悔恨自己凭啥还活着呢?即使严重的悲伤消退了,内疚仍然存在。这不仅是自己的问题,有些三姑六婆或酸民,看到悲痛的人能从事愉悦的事,也会白目地酸言酸语,彷彿自己永远不会遇到打击一样。当桑德伯格出席朋友女儿的活动而感到喜悦时,也涌现出了内疚感。她每天都在努力一直专注于自己的孩子和工作,但她没有专注于给自己的孩子带来快乐和欢乐。后来她学会了放鬆,回到和家人从事愉快的活动。她表示,与其被动地等待快乐的降临,还不如主动地寻求小确幸,因为愈来愈多的小确幸会给人们力量。

《拥抱B选项》的两位作者,一位提供了宝贵的人生经验,另一位提供了扎实的学理依据,提供实际可行的方法,帮助我们发现自己内在未曾发掘的韧性,每个人都可以像锻鍊肌肉般,强健自己的韧性。说真的,我们真的不知道意外的打击何时何处而来,就像在丛林里不知猛兽何时扑来,如果平日不勤练肌肉,临时抱佛脚是危险的。而且即使我们自己未遭遇不幸,但周遭亲友可能会,我们也需要学会如何面对和帮助他们。

《拥抱B选项》真的是本难得的好书。就因为有生离死别,人生的点点滴滴才值得珍重,作者们当然不可能为我们回答我们人生中什幺是重要的,但逝者已矣、生者如斯,重要的是要怎幺正向地面对今后的人生,是我们自己能够选择的!